书喷鼻四溢的《三仄斋念书录》-千龙网·中国首皆网

 

◎庄亭

《三平斋读书录》,九思先生著。这是一本清言著作,是一册以精言粹语谈读书问题和读后感触的文明小品集。

「骨子里是个念书人」

九思是我的一名老领导,但我从已看出他有甚么“发导派”,只感到他身上有一种脱雅的书卷气。所以,我乐于取他来往。咱们视相互为朋友。每当我背人提及九思是我的友人时,总有一种好像平易近国书生夸奖“我的朋友胡适之”似的骄傲感。不是因为九思是引导,而是果为他骨子里是个读书人,是个把读书、著作与性命融为一体的念书人。

三平斋,是九思的书斋名。“三平”的取义,他解释说,乃平常、平庸、平凡心之意。这是个有禅意的书房名,实际上也是九思的一种人生态量。在尘凡干扰确当世,与九思忙谈、吃茶品茗,观他棋战,特别是咀嚼他书里的风骚,风流,实觉得他是个心无挂碍,有些禅味的人。但这只是他的一个方里。我倒认为他受儒家幻想主义的影响更重,他老是敬慕着那种“为寰宇破心,为生平易近立命,往往圣继尽学,为永世开宁靖”(张横渠语)的情怀,而冷静地写着有利于世道民气的清言小品。清言是作者情操的反光镜,读九思的清言作品,可以看到他的高贵情操。

「小品中的小品」

清言,亦称浑话、清语,是小品文的一种,是格言式、语录式的小品,是一种“以清词俗言表白提杂了的思维”的小品文。思粗、文好、短造、安静,是它的中心特色,诚堪称“於一毫端现宝王刹,坐微尘里转年夜法轮”。由于这类笔墨常常甚短,以是又被人称做“小品中的小品”。对那种清言小品,很多人没有熟习,不像对楚辞、汉赋、唐诗、宋伺候、元直如许懂得。当心清言在中国文教史上,仍是占领必定位置的。清言衰于明清两代,特殊是明清之际。有名的作者作品,如明朝屠隆的《娑罗馆清言》、陈继儒的《岩栖幽事》、清朝申涵光的《荆园小语》、张潮的《幽梦影》等。九思的清言小品,现实是行正在现代清言的延伸线上,是对付前人清行体的一种模拟、继续跟翻新。

宋人黄庭坚说他的诗学核心是“夺胎换骨&rdquo,牛牛赌博平台;法,九思说他的清言小品便是逃模此法写成的。何谓“夺胎换骨”法?宋僧释惠洪《热斋夜雨》说明说:“然不容易其意而造其语,谓之换骨法;窥进其意而形容之,谓之夺胎法。”“夺胎”与“换骨”二词,本为道家语,意谓吃了金丹换往凡骨凡胎而羽化。黄庭坚此法,艰深些说,就是借用后人之意而用自己的话来抒发,叫做“换骨法”;深研古文本心而进一步描绘描画,叫做“夺胎法”。那末,九思的清言小品是怎么夺胎换骨的呢?试看一例。

题为《人生八难》,云:

施耐庵《水浒传》云:“人无钢骨,安身不牢。”人无铁肩,道义难担;人无慧眼,万卷难识;人无慎心,规则难守;人无勤手,雄图难绘;人无健足,世界难走;人无刺耳,忠友难交;人无强身,困魔难克;人无放心,急躁难消。

《火浒传》中的八个字,为胎为骨;以后的文字就是九思夺胎换骨的发明了。这现实是一种创造性的“接着说”。史上曾有人诟病黄庭脆的“夺胎换骨”法,道是“抄袭之黠者耳”,这明显是一种过火和简略化的曲解。实践上,“夺胎换骨”法是一种公道的作文方法,假如不是蠢人所为,其立异性是不言而喻的,所谓“夺胎换骨”,不外是在对口语之意继启的基本上言说新的意义而已。看看九思写的《人生八易》,就能够看出个中显明的创造性。

「书喷鼻四溢」

思的清言小品能够看出,他是个读书相称多,且擅长消灭利用书本的人。在他援引和利用的文献中,既有前秦诸子、发布十四史、三教文籍、政书报章,也有别史纯钞、演义诗词、手札日志、春联歌谣,且古古中中皆有之,举凡可应用者,他皆拿去读之用之。如《周易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文子》《年龄公羊传》《史记》《贞不雅政要》《水浒传》《曾国藩家信》《郭嵩焘容许》,又如欧阳建的《伶卒传序》、王阳明的《传习录》、马一浮的《读书法》、齐黑石的《为门生题辞》、张恨水的小说,等等。如果把他征引的文献排个目次,那即是一纸有效的书账。

九思借是个爱藏书的人,虽算不上藏书家,但所躲之书也很可不雅了。不说他家里,单是办公室,未然是书山治叠,书喷鼻四溢了。他藏书重要为了读。读,才有了他“下笔若有神”的创作,才有了他多部清言著述的出书。在这部《三平斋读书录》出书之前,他曾经出版了四部清言书,包含《三平斋夜语》《三平斋夜语二集·人生大格式》《三平斋夜语三散·人生自在》和《三平斋省思录》。连同这本《读书录》,三平斋的清言小品已蔚然成为一个系列了。

「闭切世道人心的杂家」

清言尚杂,清言的题材可所以很驳杂的,清言的作者也多是杂家。看看史上著名的清言著作,从六合玄黄、国度治乱、教门信奉、街谈巷议,到艺文书法、山林泉石、花鸟虫鱼、烹茶烧饭,是无所不谈的。九思就是个杂家,他的常识面很渊博。他的清言作品继承了古代清言“杂”的特征,也是专杂而谈,谈思想,谈社会,谈人生,谈修身,谈处事,谈读书办法,谈传统文化,题材极其普遍。然九思所谈,多存在时代特点,且多富有哲理,更重要的是,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触到他对世道人心的关心和对安康社会的召唤。试举一例。

题为《凡是事之论》,云:

张潮《幽梦影》云:“凡事不宜刻,若读书则不可不刻;凡事不宜贪,若购书则弗成不贪;凡事不宜痴,若积德则不可不痴。”凡事不宜躲,若公利则不成不避;凡事不宜惧,若底线则不可不惧;凡事不宜慢,若祛恶则不行不急。凡事有识才有断,凡事有智才有怯,凡事有止才有成。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期的清言,九思的清言,与迟明清言的安逸作风有很大分歧。这可以从《凡事之论》显著天看出来。这是一段富有哲理的清言,谈了人在办事、好处、擅恶等诸多题目上答与的立场。这也是一段面貌社会弊病,提出救治方式的清言。九思曾在一个主要的构造做过反贪任务,他把本人的一些感想和思考,也写进清言里了。鲁迅老师是主意小品文要“有不平,有讥讽”的,在九思清言小品的某些段降中,便可看到一些对不良习惯的不平之气和攻伐之语。

「读书种子」

写清言,是思惟者与佳人相联合才干干的活女,能写清言的作家,其思念和笔力,多是有一定影响力乃至是感化力的。我读《三仄斋读书录》,就可以感触到它的硬套力。读之,让你心静,让你沉思,让你明理,让你悟讲,让你发奋,让您刚强,让你谦逊,让你的学问增加,让你的情操降华。

清言尚雅,讲求文辞美,诗个别的说话最佳。有人形容清言的极致是:“快若并州之剪,爽若哀家之梨,雅若钧天之奏,旷若空谷之音。”但这种极致常人很难到达。九思的清言文辞,有的平实,有的壮丽,整体来讲是美的。比方《人生七雅》云:

李杜诗篇,年夜唐景象;苏辛佳作,有宋制极。人死之雅,在于诗书几架,琴音几缕,脚道多少局,山川几程。

又如《陪月读书》云:

散花为席,拾叶为薪,伴月读书,啜茗涤心。因月思桂,流韵吐香;因月思友,笑谈倾觞。印朗月于澄波,寄本心于浩茫。

这些文字,都是哲理与美文融合,既给人以思想启发,又给人带来美的愉悦,真是“妙处难与君说”。

读这部《三平斋读书录》,读九思贪图的清言作品,观其锦心绣口,词句警人,读后口多余香,总难免有“读书种子”之叹。我晓得,史上被称为“读书种子”者,常是些大文化人,如圆孝孺、陈寅恪等,但真际上,中国近况上读书种子多数,中汉文化就是靠着他们才得以传承,发挥,喷射出刺眼光辉的。清人王永彬《围炉夜话》云:“家纵清贫,也须留读书种子。人虽贫贱,弗成记力穑艰苦。”谓一般人家也能够出读书种子。我想,若说九思是一个读书种子,当是不为过的。

附记

著者笔名九思,取自孔子言:“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睹得思义。”

Categories: 长城板